他是學校研究生會主席,科研能力強,獲得全國電子商務大賽特等獎等多項榮譽,他學習成績很好,被保送讀本校的博士生。然而,今年6月份即將畢業的他,卻放棄讀博資格,也放棄了進大企業工作的機會,賣起了水果。
  他是華中師大的電子商務專業研究生三年級學生柳瑤,一個25歲的有許多想法的小伙,湖北孝感人。
  昨天中午,在華中師大東區一個六十多平米的加工室里,幾個人按訂單要求將水果挑揀、清洗、去皮、切塊、包裝等一系列程序。這便是柳瑤創辦的“格格果”團隊。
  從早上8點到晚上12點,九號樓的辦公室里都不會少了柳瑤忙碌的身影。從創辦到現在,微信服務號“格格果”已運營了兩個月。
  5月4日,經過兩個月的準備和試運營,團隊湊出10萬元的成本,“格格果”微信服務號正式上線運營。如今,已積累了上千名的關註人數。
  想法源於去年暑假買水果
  去年暑假,留校的柳瑤去華師東南門買水果,正值一個酷暑天,回來之後已是汗流浹背。這時他突發奇想:“要是可以在網上訂水果就好了。”帶著專業性的敏銳眼光,柳瑤發現了其中的商機。經過長久的醞釀和市場觀察,他將這一想法變成現實,“格格果”便應運而生。
  “卡卡西是研究生,曾給我上過網絡營銷課,不管是在課堂上,還是實踐中,他都是我的老師。”曾創辦“一元鏢局”的謝松成也被他的個人魅力所吸引,加入了格格果的團隊。目前團隊成員共有九人。
  團隊中流行一種“江湖文化”,互相稱呼對方的“花名”。柳瑤便是“卡卡西”。“這樣會有愉快的工作氛圍,也是‘不以輩分論英雄’。”謝松成說。
  在創業之初,對於創業平臺的選擇,柳瑤及其團隊做了慎重的考慮。
  如今電子商務已日趨成熟,在淘寶開店又在貨源、美工、人脈方面有諸多要求,使得多數大學生已然邁不進這個門檻。因此,他們選擇了當今有著“天然社交基因”的主流移動平臺——微信。
  “我覺得現在是移動電商與現代服務業結合的良機,抓住機遇就有成功的可能。”柳瑤說。這也是他放棄保博的最主要的原因。“現在其實是一個風口期,風已經起了,我們也飛了,但飛起來之後要怎樣軟著陸是我們一直在思考的問題。”
  研究生畢業賣水果,聽來讓人覺得不可思議。但柳瑤對此有自己的解讀:“我們並不是普通的水果零售,而是要打造一個高品質的水果服務品牌。”
  水果不按“斤”賣,按“格”賣
  他們將武漢大型市場和原生態農莊的水果進行物理加工和存儲,根據營養價值和水果特點形成“瘦身套餐”、“霧霾套餐”等多種搭配,並配以糖果、炒貨等零食,在微信平臺實行“一站式服務”的交易。
  不像其他商品,水果對保質期有著嚴格的要求。他們會對水果原料進行篩選,將10%-20%不合格的水果丟掉。並用專用的水果洗滌劑對其進行多次清洗,然後再進行冷藏。
  目前市面上的一次性包裝盒多含有硫等有害物質,柳瑤便親自與浙江的生產商談判,對盒子制定的安全標準比知名品牌還要高,並使用了“三分格”的包裝盒避免水果串味。
  除了保鮮外,他們還按照“格子”來賣水果。一格只放一種水果,不同的水果有不同的價格,最終加起來每盒水果價格在10元左右。
  “我們先這樣做,以後我們的合作商也這樣做。這樣,影響力就會越來越大。我希望我的學弟學妹都能吃上健康優質的水果。”柳瑤說得平淡但卻很認真。
  每天早上8點半,柳瑤都會準時召開例會安排當天的工作,確定每個人負責的部分。並針對客戶反饋的問題進行討論。
  運營過程中,團隊也少不了爭執。由於很多客戶反映價格有點高,他們曾對是否降價、折扣等問題有過激烈討論。
  讓顧客享受“變態級”服務
  “格格果”團隊十分註重用戶體驗,他們將核心放在了品牌打造上。就如同“格格果”這個名稱,儘量讓顧客享受“格格”般的“變態級”服務。
  柳瑤講起自己買葡萄的時候,會發現果皮上有“白霜”。之前他對“白霜”情有獨鐘,一直認為有“霜”的水果就表示新鮮。直到偶然看到一則新聞,專家說水果上的白斑可能是農藥殘留。這對平時喜歡吃水果的他著實是個不小的打擊,“本來吃水果是為了健康,結果卻對身體有害。”他決定盡自己的一份力量去傳達健康理念。
  由於時間衝突,有的訂單可能會晚點或者弄錯,他們便制定了“善解人意卡”,持有這種卡的客戶可擁有打折、免郵費等“特權”。考慮到大多數都是女客戶,他們還會贈送發卡、防蚊貼等禮品。最近校園內梧桐絮很多,他們便贈送口罩並熱心提醒。“太貼心了!”一些客戶經常感嘆。
  統一紅色印有“果”字的制服是格格果的象徵,洋溢著無限的青春與活力。有的同學親切地稱他們為“配送小哥”,並感嘆“配送小哥好帥啊”。對於要求合照的請求,他們也會欣然答應,並通過和客戶聊天得到一些反饋意見。在試運營階段,有幾名學生消費者在訂購了格格果的產品後,被他們的產品和服務打動,在瞭解了他們的理念之後,曾表示希望加入格格果創業團隊。
  前不久,武大、華農等高校同學也提出要加盟“格格果”,將品牌理念推廣到他們學校。但由於現在的營銷、服務流程還存在一定問題,柳瑤都拒絕了。他想發展出一整套成熟的理論體系和產品運營模式。而並不是急於擴張。“我們希望格格果能夠走得更遠,不僅僅是曇花一現。”
  “我們以後還會將業務擴展到企業白領等,而不僅限於高校人群。”談起未來規劃,柳瑤十分自信。“我們現在的力量的確還很微小,但亞馬遜的蝴蝶扇動翅膀都可能在美國掀起一場龍卷風,誰又能說我們未來不會引發一場行業變革呢。”
  記者屈建成 通訊員王子宇
  好不容易跳出農門卻賣水果
  ■對話
  父母反對了好幾天
  記者:聽說你有賣水果這個想法後,在農村的父母反對了幾天?
  柳瑤:是的。畢竟這個反差太大了。父母都是農村的,掙錢不容易,希望我能跳出農門。他們好不容易把我供完大學,讀完研究生,我一不讀博二不工作,卻要賣水果,他們覺得不可理解。
  記者:那你最後是如何說服他們的?
  柳瑤:當然有技巧。我剛開始沒有直接告訴他們是賣水果。只是說想創業,利用我的專業知識,因為我是學電子商務的嘛。然後他們就問是什麼,我就說是利用互聯網賣水果。他們當然還是反對。我就告訴他們,互聯網和傳統服務業相結合,不比高科技的工作差,然後還舉了一些國外的例子。
  記者:你有沒有覺得自己是在冒險?
  柳瑤:我從小就是一個很獨立的人,包括當年填報高考志願等等,都是我自己決定的。創業就要有冒險精神。何況我覺得國家正在一個轉型期,互聯網和傳統服務業的相結合會有很大的發展前景,我學的就是電子商務,也對服務業感興趣。
  記者:對未來有什麼打算?
  柳瑤:我跟我們團隊說,三年之內不想考慮賺錢、分紅。我們要把賺來的錢用於提高用戶體驗,要占領市場。如果有一天,大四的學生跑來給我們一個大大的擁抱,然後告訴我們,說他從大一開始就在買“格格果”,感謝我們陪他走了大學四年。那麼,我覺得我們就成功了。
  我們不光賣水果,以後條件成熟可能還會向蔬菜進軍。
  記者屈建成 通訊員 王子宇
(原標題:華師碩士放棄保博賣水果)
創作者介紹

rendering

oy59oyiqj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