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一平
  去英國之前,有人告誡說,英國人高傲,不像歐洲其他國家的人那麼主動熱情,甚至你先打了招呼都可能不理你。我說我們本來就提倡不要和陌生人說話,本來就不習慣主動與陌生人打招呼。無所謂。
  穿越萬米高空,我們來到了遙遠的英國。旅行車一下子就把我們拉到了倫敦市中心,不時與藍眼高鼻歐洲人擦肩而過,彼此都笑盈盈的,但不能保證都是英國人。
  後來我們深入到了腹地,走過英格蘭蘇格蘭及威爾士,在中國人很少涉足的小鎮看景逛店,遇見了當地的英國人,照面時大家也客客氣氣,彼此說聲“hello”!在當地人飯館吃飯時,英國人還主動與我們口語好的交談。而且在英國的城鎮和鄉村還看到不少中國元素。
  在古樹參天的劍橋大學草坪上,看見了老祖宗孔子的像!在劍橋的河流聲中,似有徐志摩《再別康橋》的詩句在低吟。在牛津大學路上,看見一金髮碧眼的小伙子左邊脖子上紋有醒目的中國“虎”字。在遙遠的巨石陣,看見一個外國小伙子腦後有一根長過腰的辮子……
  奔馳牌中巴在英格蘭蘇格蘭交界的美麗曠野奔馳了幾小時後,來到了離英格蘭最近的蘇格蘭逃婚小鎮。我本以為是結了婚的人離家出走於此,或是這裡的人結婚時一方臨陣逃跑。真相是,200多年前英格蘭婚姻法規定結婚年齡未及21歲,必須要經過家長同意。而蘇格蘭的法律允許男14歲女12歲結婚。於是,那些急於結婚的英格蘭少男少女私奔於此合法成親。遙想那些如孩童般的小兒女在這個美麗的小村子里手牽手宣誓天長地久白頭偕老,多麼可愛純潔,猶如上演一部童話劇。那時是農耕時代,鐵匠的手藝對農家非常重要,因此鐵匠的地位很高,於是就充當主婚人,名為“鐵鑽牧師”。如今很多農具成為了裝飾品,懸掛在牆壁上,擱置在村中各個角落和田野旁,看起來很有技術含量和藝術品位,加之黑白咖啡相間的房屋,有趣的雕塑,盛開的鮮花,讓這個小村分外乖巧!如今成為了新郎新娘拍婚紗照的外景地和結婚聖地。
  逃婚小鎮留給我最深印象的是,在一大塊刻有各國文字的木牌上,看到了中國漢字“歡迎你客人”。
  英國湖畔派詩人,十八世紀的華茲華斯、柯勒律治、騷塞三人的詩歌及生平,讀大學時考過。他們遠離城市,行走山林湖畔,寫下許多優美的詩歌,標志著浪漫主義詩歌的誕生。這次來到位於英國湖區的華茲華斯的故鄉格拉斯米爾,一個臨湖的小村莊,房屋牆壁是用深灰色或咖啡色薄薄的石塊砌成,白色的方格窗戶,房前屋後種有樹木花草。沿著清幽的小巷走到盡頭,便是詩人故居“鴿舍”,白色的兩層樓,黑色的石片屋頂,粉色白色的玫瑰花朵和綠色枝蔓掩映到二樓窗戶,屋後是綠樹覆蓋的小山,小院鮮花綠草生機勃勃自然野逸。童年喪母少年喪父的華茲華斯,寄情故鄉山水,歌之詠之。在劍橋大學畢業後10年回到故鄉,回到大自然的懷抱,終其一生。那天,鴿舍旁邊的華茲華斯博物館的石頭圍牆上,掛著一幅廣告,英文說這裡要舉辦《步行的詩人》展覽,英文旁有一個類似中國圖章的篆字,書寫著:步行詩人。左邊有華茲華斯坐在藍天白雲曠野上的油畫像,緊挨著的另一幅居然是用中國水墨畫的兩個身背斗笠包袱行走的中國古代老人和小孩。曠野湖泊山林行走,中國英國,無論哪國人,對大自然都是一往情深的。
  “我獨自遊蕩,像一朵孤雲,高高地飛越峽谷和山巔;忽然我望見密密的一群,是一大片金黃色的水仙;它們在湖邊的樹陰里,在陣陣微風中舞姿飄逸。”
  離開鴿舍已是夕陽西下,旅行車奔走在華茲華斯歌詠的山川、湖畔、野花、樹林及變幻莫測的晚霞中,心中充溢無限美好。
  (作者單位:重慶日報報業集團)  (原標題:中國元素)
創作者介紹

rendering

oy59oyiqj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